位置:首页 > 中文 > 新闻资讯 > 理财动态

中共关于改革的最新提法是[深入研究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

2019-01-28 17:10:47


 

中国注册理财规划师协会主席 朱相远

本文刊登于20134月《信报》财经月刊

 

中共关于改革的最新提法是[深入研究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,把经济、政治、文化、社会、生态等方面的体制改革有机结合起来]

这就意味着五种体制的改革,要结合进行, 排除了马上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可能。

当今中国,30多年高速发展,为社会变革积累巨大势能。故人们求贤心切,往往对新上任的领导人,多抱以求新的渴望。

10年前,胡(锦涛)温(家宝)体制经过十六大一中全会至十届人大一次会议,正式形成。当时新上任的胡温集体,采取谦恭的亲民作风,取消国家领导人出访的送、迎仪式;开会致辞时,首先向观众鞠躬致意;深入工地田头,关心群众疾苦;集中政治局成员,定期举行集体学习,坚持10年不断等等,加上面对突来的[非典型肺炎]SARS,港译[沙士])疫情,一改以往[内外有别]的做法,对隐瞒疫情的卫生部长张文康与北京市长孟学农予以撤职处分,并且每日滚动公布各地疫情,震动全国之时,也获得国际好评。

于是海内外舆论一片赞扬,称之为胡温[新政]。由于这种说法过于提高了人们的期望值,而现实又往往难以尽如人意,致使人们渐由热望至冷淡,最后导致失望,甚至不满。反而忽略10年来的进步与成果,埋怨领导层裹足不前,错失改革良机,甚至有人批评为倒退。

[新风][新政]贴切

这除了各种主、客观因素外,同胡温[新政]这一提法欠妥也不无关系。中共领导人更新,10年一任,已成制度;中国将长期处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与探索过程中,也已成定局,按邓小平的说法,将长达百年。10年就要出一次[新政],这不太符合历史的发展规律。

新政]历来是指有重大转折的政治实践,百多年来,孙中山、毛泽东、邓小平,各领风骚40年,他们的实践可谓[新政]。孙中山的遗嘱,一开始便说:[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。]毛泽东从1935年遵义会议到1976年去世,凡41年。邓小平1978年提出改革开放,要到2018年才满40年。

因此,10年一换的新领导集体,基本在既定的路线、道路、体制内,与时俱进地作些局部改革,这就叫[稳中求进][]不仅限于社会稳定,更主要是指思想、路线、制度等的稳定,以保持执政的连续性、一贯性。故[稳中求进],就是量变,积若干量变成小的质变;再积若干小质变,形成大的质变,方可以曰新政。

故笔者建议,未来十年可期待为习李[新风],刚开始不宜称习李[新政],否则,期望大于可能,到头来反而又引起失望。新风与新政不一样,新政是指对政治体制等作出重大变革,是若干小质变引起的大质变。而新风是指党风、学风、文风、作风、社会风气等的改进,是从量变到小的质变,为大的质变做准备。最终能否再[新政],要待10年后再作定论。

笔者这种说法,也许会引起激进朋友的反对,认为过于保守。然而,切不要小看[新风],当年延安整风,,就因整顿了[三风](编按:即学风、党风和文风),便为中国革命迅速胜利奠定了基础。从量变到质变,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原理之一,必须遵从这一客观规律。急于求成,总想毕其功于一役,这种[急性病]的教训,我们难道还少吗?

风乍起,吹绿神州大地

从去年11月中旬十八大及一中全会,到今年2月底的二中全会与3月初全国人大、政协两会,还不到4个月,习李领导集体,已完成由党权到国家政权的掌控过程。与10年前同期的4个月过渡期状况相比,习李体制除主观因素外,客观上也比胡温体制具有更多的有利条件:

首先,10年前领导权更迭时,江泽民仍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,兼送一程。而本次更迭,胡锦涛实行[裸退],一步到位,并坚持不干预、不批示,使习李更加从容、放手。

其次,参照系与10年前不同。胡温的参照系(江泽民、李鹏、朱镕基)已掌权13年,气场较强势,故使其略显被动、观望。此次习李的参照系(胡锦涛、温家宝),气场较温和、开明,故使其更显主动、自信。

此外,过去10年,中国经济空前繁荣。经济基础如此快速发展,致使上层建筑的不适应日显突出。各种风气明显落后于社会发展,使变革呼声空前高涨,已成社会共识。故稍有变革新风,就易被网络放大而形成新气象,很得人心。

正因以上三个原因,中共十八大及一中全会,至今才短短4个月,虽只抓作风转变,就让人了一股强劲的变革之风,产生明显的轰动效应,使人心为之一振。

十八大强调[稳中求进][],首先就是求风气之[]。以整顿风气,来作为深化改革的突破口。也惟有去邪风、树新风,才能完成民族复兴之大业。

关于风,我们应记住楚人宋玉的《风赋》:[风生于地,起于青萍之末,侵淫溪谷,于土囊之口。]这不仅描绘大自然中由于空气流动而产生风,并渐渐刮大,直至怒号狂吼的全过程;也喻示社会风气,无论正风,邪风,其各自形成扩展过程也是如此。

自改革开放后,邓小平多次强调要树立良好的党风、政风及社会风气。但因缺少力度与机制,终使沉降大于提升,以致每下愈况。

中共十六大虽也强调转变风气,但同样不尽人意,以至到了危险的临界点。在党风上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使许多决策出不了中南海。办什么事不讲原则而讲关系;关系过硬,四处逢源。跑官买官,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裙带之风盛行。论资排辈,退而恋栈,使后继者难以自主决策。嘴上一套,心里一套,言行不一,空谈误国,假、大、空盛行,学风不正。形式主义,官样文章,空话套话,不讲真话,拒绝批评,粉饰太平,文风扫地。

在政风上,官本位渗透至各层,讲排场,摆威风,政府大楼愈建愈豪华。迎来送往,警车开道,极端脱离群众。办事搞花架子,制造虚假数位与政绩。会议天天有,议事者少,吃喝者多。三公消费,甚嚣尘上,浪费者糜,无以复加。以权寻租,圈钱交易,以权易色,情妇盛行,腐败之风,久打不衰。

在社会风气上,诚信欠缺,弄虚作假。不讲公德,为富不仁。公子哥儿,斗阔比富。语言乖戾,匪气十足,动则泼口大骂,出手伤人。

以上种种,似乎积重难返,尾大不掉。然而,近4个月来由于中央雷厉风行,从自身做起,狠抓八项规定(有传媒称为[八条])的落实,加上群众舆论一片支持,倒也改观不少。这就大大鼓舞正风正气的信心,给人耳目一新之感。

本次两会,会风也有显著改进,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比上次换届的(2008年)缩短了36%。总之,习李[新风]有了良好的开头。新风已起于青萍之末,正穿过溪谷,渐将席卷全国,吹绿神州大地。[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]。中国将借此新风,趁势而发,直上九霄。

行政体制改革,两会重点

中共十八届二中全会,除确定两会上提出新领导班子的人选建议外,还提出今后工作的两个着力点,一是着力转变工作作风,一是着力推动经济持续、健康发展,于是推出了行政体制改革意见。

因此,两会除选出新的国家领导成员,通过个部门人选外,还要重点讨论行政体制改革问题。二中全会关于改革的提法是[深入研究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则,把经济、政治、文化、社会、生态等方面的体制改革有机结合起来]。这就意味着五种体制的变革,要结合进行,而非突出某一方面。这就排除了有些人设想的将马上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可能。对这五种体制的改革,如何进行 有机结合?当然首先结合为行政体制改革。因对政府行政体制进行改革,既能反映这五种体制改革的结合,又比较容易些。因此,二中全会向两会提出了《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》,作为行政体制改革的主要蓝本。

这次两会,经过认证讨论修改,最终通过了这个《方案》。今后只要认真贯彻执行,就能将五种体制改革,逐渐引向深入。

这次通过的行政体制改革方案,重点要求做到四个分开:

政企分开—使各类企业皆能独立的按市场规律运行,减少政府干预。

政资分开—这就要减少和下放投资审批手续,使各类银行等金融系统,能按市场需求,独立投资与发放贷款。

政事分开—对各类事业部门,减少政府指令,让他们按需求而独立运行。

政社分开---社会组织能管的事,交由社会管理,政府可出钱买买服务,但不要直接插手。这可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。

这四个[分开]实质上是权力的再分配。由政府让权给企业、金融、事业及社会组织。这样就可调节好三方面的关系:

第一,政府与市场的关系。使市场能获得更大的能动性,资源配置更加化。

第二,政府与社会的关系。使社会组织与社会力量,能在社会管理中,更能独自发挥作用,也减轻政府的负担。

第三,中央与地方的关系。国务院有关部门,将一些行政权力,下放、分流给地方政府,更能调动地方的积极性与创造性。

因此,行政体制改革,从权力再分配上看,是要求中央行政部门放权,放给市场、社会及地方。这就要求重要中央行政部门进一步向服务性政府转变,以达到:职能科学,结构优化,廉洁高效,人民满意。

为此,中央行政部门必须从四方面转变职能:

-----继续简政放权;

-----推动机构改革;

-----完善制度机制;

-----提高行政效能。

完成这四项任务,就可使中央职能体系,能达到权届清晰、分工合理、权责一致、运转高效、法治保障。

关于推动大部门制度改革,原来方案很多,这次当然不能一步到位,仍是量变,包括实行铁路政企分开,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、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、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,重新组建国家海洋局、国家能源局等,使国务院组成部门减至25个。

核心仍是转变政府职能。对此,可归纳为10个方面:

一、减少和下方投资审批事项;

二、减少和下放生产经营活动审批事项;

三、减少资质资格许可和认定;

四、减少事项转移支付和收费;

五、减少部门职责交叉和分散;

六、改革工商登记制度;

七、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;

八、改善和加强宏观管理;

九、加强基础性制度建设;

十、加强依法行政。

这十条关系到市场、社会、地方、企事业等各方面,将大大有利于解放生产力,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,释放创新的正能量。

重头戏还待十八届三中全会

中共自进入新时期以来,每隔5年开一次党代会。逢偶次党代会更换主要领导人。每届的一中全会,选出政治局委员、常委与总书记。二中全会主要确定两会换届领导人的推荐名单。唯到三中全会才会提出重要的政治议题。故每届的三中全会最为引人注目。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自不用说,作出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。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《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》。十三届三中全会确定以治理经济环境和整顿经济秩序为重点。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《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》。十五届三中全会通过《关于农业和农村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。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《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。

可见历届三中全会,凡偶届的(十二、十四、十六)皆以经济、市场为主题,凡奇届多以农村改革为主题。今秋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亦属偶届,是依然以经济体制改革改革为主题,还是别的(如开始政治体制改革),尚不知晓。但不管怎样,十八界三中全会,定将是习李体制完成政权掌控后的,第一次重大决策会议。他们治党治国的理念与做派,定会通过具体的选题,而予以进一步表达。当然,他们该拥有十九届三中全会的第二次机会。

我们从今春两会的新气象、新班底、新作风,可以预见,今秋的十八界三中全会上,必有重头戏。到那时,深入展开的习李体制及其执政理念和领导风格,定将更加全面、精彩。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

 

 

侧栏导航